<strike id="7m9i4"><blockquote id="7m9i4"></blockquote></strike>

    <form id="7m9i4"><span id="7m9i4"></span></form>
    <em id="7m9i4"></em>
    <th id="7m9i4"><track id="7m9i4"></track></th>

    1. <rp id="7m9i4"><ruby id="7m9i4"><input id="7m9i4"></input></ruby></rp>

      <th id="7m9i4"></th>

      <tbody id="7m9i4"><pre id="7m9i4"></pre></tbody><li id="7m9i4"></li>
    2. <span id="7m9i4"><pre id="7m9i4"></pre></span>
      <em id="7m9i4"><strike id="7m9i4"></strike></em>
    3. 劉江與李計成、浙江飛迪電動車公司合同糾紛案



      劉江與李計成、浙江飛迪電動車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

      (2019)0102民初962

       

          原告:劉江,男,196575日出生,漢族,住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陽浩文,浙江泰杭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羅紹康,浙江泰杭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李計成,男,1986125日出生,漢族,住浙江省德清縣。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慶海,北京岳成(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艷,北京岳成(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浙江飛迪電動車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德清縣新安鎮溝里村。

          法定代表人:王耀麒,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盛昌滿,浙江聿興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劉江與被告李計成、浙江飛迪電動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迪電動車公司)委托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9227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于201999日公開開庭進行審理。原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羅紹康、陽浩文、被告李計成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陳艷、被告飛迪電動車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盛昌滿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劉江的訴訟請求為:1、兩被告賠償原告勞務費損失210萬元;2、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本院經審理認定,2011719日,飛迪電動車公司(甲方)與李計成(乙方)、方俊榮(丙方)簽訂《委托辦理協議書》(合同編號:2011070601)一份,約定:甲方因企業發展需要,擬申請浙江省德清縣新安鎮甲方廠區邊上指定的約59畝土地指標,主要用做甲方擴大生產廠區,甲方確保該地塊約59畝田地非農保地;限于人手不足,甲方臨時聘請并委托乙方全權代表甲方,出面與德清縣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協調申請上述建設用地指標事項;乙方同意在法律、法規允許的前提下,為甲方提供有償服務;甲方同意,若乙方協調成功,為甲方申請到合同第一條所述約59畝土地指標,則支付相關勞務費每畝15萬元整,共計885萬元整,且在協議簽訂之日當天支付定金177萬元給乙方,此項費用先轉入丙方個人賬戶,再由丙方打入乙方指定賬戶或暫時保管;當甲方拿到德清縣政府有關職能部門簽署的同意給予甲方用地指標意向書(或繳納用地預付款通知書)、或德清縣有關黨政領導同志簽署的給予甲方用地指標支持的明確意見書后的三個工作日內,再支付給乙方勞務費265.5萬元整;當甲方拿到與德清縣政府職能部門簽訂的正式土地出讓協議書的2個工作日內支付265.5萬元整,甲方承諾在簽訂正式土地出讓協議書后的3個工作日內辦理土地權證,在土地權證辦理完畢后1個工作日內一次性支付全部余款177萬元;乙方在前期協調過程產生的5萬元以內車馬費、勞務費等相關費用可以用發票向甲方報銷,不歸責于甲方責任的,若60個工作日內因乙方原因協調失敗的,則另有172萬元定金無條件退還給甲方等內容。

           2011726日,方俊榮通過中國農業銀行向劉江轉賬150萬元。同日,劉江出具《收據》一份,確認收到定金150萬元。

           2011730日,李計成(甲方)與劉江(乙方)簽訂《協助辦理協議書》一份,約定:甲方限于精力和經驗不足,特邀請乙方協助履行甲方與飛迪電動車公司簽訂的《委托辦理協議書》(合同編號:2011070601);乙方認同甲方與飛迪電動車公司簽訂合同中的所有條款,同意飛迪電動車公司按合同約定分四期支付勞務費;乙方收到定金后,應立即開展有關工作,若努力無果,則5萬元車費、務工費、茶水費等可以拿發票核銷,另有145萬元余款,應及時退還飛迪電動車公司;協辦勞務費用按每畝10萬元整計算,共約59畝(具體數據以政府權威部門公布的數據為準)土地指標,共計勞務費總金額59萬元整;雙方一致同意,甲方可以分得甲方與飛迪電動車公司簽訂的《委托辦理協議書》(編號:2011070601)項下約定的勞務費總額的30%,乙方可以分得甲方與飛迪電動車公司簽訂的《委托辦理協議書》(編號:2011070601)項下約定的勞務費總額的70%。分配過程中若產生相關稅費,應由甲方出面負責跟飛迪電動車公司核銷,與乙方無關等內容。

           2012728日,飛迪電動車公司(甲方)與李計成(乙方)、浙江飛迪實業有限公司(丙方、以下簡稱飛迪實業公司)簽訂《〈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合同編號:2011070602)一份,約定:對2011070601《委托辦理協議書》未盡事宜訂立補充協議;因德清縣新安鎮人民政府不支持甲方其發展新項目,甲方同意將其發展的新項目工業用地委托丙方出面(以丙方作為投資商的名義與桐廬縣有關部門簽訂投資購地協議)申請浙江省桐廬縣區域內約100畝項目建設用地指標,最低50畝項目建設用地指標;丙方同意接受甲方委托,以丙方名義對桐廬縣進行項目投資,并無條件連帶承擔本補充協議項下甲方所應承擔的義務;限于人手不足,甲方繼續聘請并委托乙方全權代表甲方(或丙方),出面與桐廬縣江南鎮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協調申請上述工業用地指標事項;乙方同意在法律、法規允許的前提下,為甲方(或甲方指定的丙方)提供有償服務;甲方同意,若乙方協調成功,為甲方(或甲方指定的丙方)申請到上述100畝(最低50畝)項目用地指標,則支付相關勞務費用每畝10萬元,共計1000萬元;甲方已于2011730日前支付給乙方150萬元合同定金;當丙方(或甲方)拿到與桐廬縣江南鎮政府有關職能部門簽署的同意給予丙方(或甲方)用地指標項目投資框架協議后的3個工作日內,再支付給乙方勞務費300萬元;當丙方(或甲方)拿到與桐廬縣政府職能部門簽署的正式土地出讓協議書后2個工作日內一次性支付乙方全部余款550萬元;經甲乙雙方同意,乙方在前期協調過程產生的5萬元以內車馬費、勞務費等相關費用可以用發票向甲方報銷,不歸責于甲方責任的,因乙方原因協調失敗的,則另有145萬元定金余款無條件退還給甲方;甲方如在支付第二筆費用后,因乙方原因無法與桐廬縣江南鎮政府有關職能部門簽署正式土地協議書時,乙方應當無條件退還已收取的445萬元等內容。

           2012729日,李計成(甲方)與劉江(乙方)簽訂《〈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一份,約定:因工作內容調整,甲方于2012728日與飛迪電動車公司、飛迪實業公司簽訂了合同編號為2011070602的《〈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乙方認同甲方與飛迪電動車公司、飛迪實業公司簽訂補充協議中的所有條款,同意飛迪電動車公司(或飛迪實業公司)按合同約定分三期支付勞務費,甲方同意全力協助乙方履行飛迪電動車公司、飛迪實業公司與甲方約定的有關義務;乙方收到定金后,應立即開展有關工作,若努力無果,則5萬元車費、務工費、茶水費等可以拿發票核銷,另有145萬元余款,應及時退還飛迪電動車公司;協辦勞務費按每畝10萬元結算,共約100畝土地指標(最低50畝),共計勞務費1000萬元,飛迪電動車公司(或飛迪實業公司)按協議規定將第二期勞務費用300萬元打入甲方賬戶(或甲方指定賬戶)。甲方應在到賬當天將收到的勞務費用立即打入乙方指定的賬戶;雙方一致同意,甲方可以分得甲方與飛迪電動車公司簽訂的《〈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編號:2011070602)項下約定的勞務費總額的30%報酬,乙方可以分得甲方與飛迪電動車公司簽訂的《〈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編號:2011070602)項下約定的勞務費總額的70%報酬。分配過程中若產生相關稅費,應由甲方出面負責跟飛迪電動車公司核銷,與乙方無關等內容。

          2012818日,桐廬縣人民政府(甲方)與飛迪實業公司(乙方)簽訂《投資意向書》,約定項目名稱:浙江飛迪新型能源動力系統集成項目,乙方建設項目需用地約800畝,綜合用地15畝,第一期需開發工業用地100畝,甲方擬將該項目建設用地安排在工業功能區(具體位置和面積以出讓紅線為準),建設用地出讓手續按現國土部門相關規定辦理。其中該項目相關政策另行協定并簽訂補充協議,乙方在本協議簽訂之日起10日內向甲方支付項目保證金,按一畝壹萬元的標準計算,共計100萬元,該保證金在土地招拍掛時轉作土地款,轉入國土部門……。20121030日,桐廬縣國土資源局出具桐土資預【2012069號《關于年產2萬套新能源動力系統集成項目的預審的意見》,認為該項目選址位于工業功能區,擬用地總規模6.0705公頃,其中農用地6.0509公頃(其中耕地4.8018公頃),建設用地0.0196公頃,土地規劃用途為新增建制鎮該項目符合國家有關供地政策,擬以招標拍賣掛牌方式供地。2012115日桐廬縣工業項目投入把關領導小組出具桐工投【201232號《關于“年產2萬套新能源動力系統集成項目”準入意見的批復》,該批復同意工業功能區91.06畝用地,辦理合法手續后使用,以招、拍、掛方式出讓等內容,同時該文件后附有桐廬縣環境保護局、桐廬縣經濟和信息化局、桐廬縣發展和改革局、桐廬縣行政服務中心表示審核同意的《桐廬縣工業項目投資準入意見表》。2012118日,桐廬縣人民政府(甲方)與浙江飛迪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乙方、以下簡稱飛迪新能源公司)簽訂《投資協議書》一份,約定:項目名稱為浙江飛迪新型能源動力系統集成項目;投資額度為項目固定資產總投資人民幣約15億元;乙方建設該項目需用地約800畝,綜合用地15畝;第一期需開發工業用地100畝,固定資產投資人民幣約3億元;甲方擬將該項目建設用地安排在工業功能區(具體位置和面積以出讓紅線為準),建設該項目用地出讓手續按縣國土部門相關規定辦理;出讓土地的用地性質為工業,出讓年限50年;乙方在本協議簽訂之日起10日內向甲方支付項目保證金,按一畝壹萬元的標準計算,共計100萬元,該保證金在乙方土地招拍掛時轉作土地款,轉入國土部門,另對甲乙雙方責任及違約責任進行約定。同日,桐廬縣人民政府(甲方)與飛迪新能源公司(乙方)簽訂《〈投資協議書〉補充協議》一份,雙方就工業用地價格及面積、扶持政策等進行了補充約定。

            20121216日,王耀麒(甲方)與李計成(乙方)簽訂《〈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編號:2011070603)一份,約定:飛迪新能源公司于201211月在浙江省桐廬縣正式成立,由甲方擔任法人代表;該公司成立后立即延續飛迪電動車公司、飛迪實業公司前期通過乙方協調與浙江省桐廬縣人民政府有關“浙江飛迪新型能源動力系統集成項目”的投資洽談事務,并承擔飛迪電動車公司與乙方簽訂的所有協議的一切法律義務;因飛迪新能源公司限于人手及談判等技術性經驗的不足,主動與乙方協商,由甲方出面繼續委托乙方辦理涉及浙江省桐廬縣地域投資的所有技術性操作事務,并簽訂本補充協議;甲方繼續委托乙方出面(以甲方作為飛迪新能源公司主體投資方的名義與浙江省桐廬縣有關政府部門簽訂投資及購地協議)協調申請浙江省桐廬縣地域內約800畝項目建設工業用地指標和15畝項目建設綜合用地指標;其中第一期開發約100畝項目建設工業用地指標和15畝項目建設綜合用地指標(具體面積以浙江省桐廬縣人民政府相關部門出讓的紅線為準);甲方承諾全面配合乙方開展工作(包括提供申請所需的營業執照、申請項目用地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及根據政府有關部門要求提供的其他必須提交的資料、組織項目論證會等);乙方同意在法律、法規允許的前提下,為甲方提供有償服務,相關勞務費用以現金或者匯款方式支付到乙方指定賬戶;甲方同意,若乙方協調成功,為飛迪新能源公司申請到上述約100畝項目建設工業用地指標,則支付相關勞務費用每畝10萬元,共計約1000萬元;另外15畝項目建設綜合用地指標及700畝工業用地指標服務費用,甲、乙雙方另行簽訂補充協議約定;甲方已于2011730日支付給乙方150萬元合同定金;余款待飛迪新能源公司與浙江省桐廬縣人民政府正式簽訂“投資協議書”及獲取約100畝項目建設工業用地指標土地證后的180天內一次性支付完畢;甲方須支付余款總額為850萬元;具體費用按飛迪新能源公司實際獲得工業用地指標結算;若甲方延期不支付相關勞務費用的,則按未支付總額的1%每天支付違約滯納金;經甲、乙雙方同意,乙方在前期協調過程產生的5萬元以內車馬費、勞務費等相關費用可以用發票向甲方報銷;不歸責于甲方責任的,因乙方原因協調失敗的,則另有145萬元定金余款無條件退還到甲方指定賬戶;如乙方逾期未還,則按未支付總額的1%每天支付違約滯納金;如因甲方企業(飛迪新能源公司)購買土地款資金不到位或不歸責于乙方的其他原因,而造成已經成功和浙江省桐廬縣人民政府簽訂“投資意向書”后,最終仍無法獲取約100畝項目建設工業用地指標土地證的,甲、乙雙方約定的相關勞務費余款仍需甲方支付,如甲方逾期未付,則按未支付總額的1%每天支付違約滯納金。

           20121216日,李計成出具《承諾協議書》一份,就其與王耀麒簽訂的2011070603補充協議承諾:浙江省桐廬縣土地資源管理局出讓給飛迪新能源公司的約100畝工業用地指標招拍掛時間在2013331日前完畢,若超出該時間期限,本人將已收到委托方的定金145萬元(已扣除車馬費)退還給委托方,雙方于2011719日簽訂的合同編號為2011070601的《委托辦理協議書》及20121216日簽訂的合同編號為2011070603的《〈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一并終止。王耀麒在該份協議書的委托方確認處簽字。

           另查明,飛迪電動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耀麒。飛迪新能源公司于2013625日注銷,當時該公司股東為王耀麒、王迪,王耀麒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飛迪實業公司于20131022日注銷,當時該公司股東為王耀麒、王迪,王耀麒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再查明,20131231日,李計成向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法院起訴王耀麒、飛迪電動車公司、王迪,案由合同糾紛,訴請為:1、判令王耀麒、飛迪電動車公司向李計成支付剩余服務費850萬元,并支付違約金419178元(按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暫從2013924日起算至起訴之日,要求計算至實際付清之日止);2、判令王迪對飛迪電動車公司對原告的債務向李計成承擔連帶清償責任;3、訴訟費由王耀麒、飛迪電動車公司、王迪承擔,后李計成變更第一項訴訟請求為:判令王耀麒、飛迪電動車公司向李計成支付剩余服務費100萬元,并支付違約金49315元(按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暫從2013924日起算至起訴之日,要求計算至實際付清之日止)。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李計成認為系王耀麒一方主動放棄涉案土地項目,導致最終未能完成土地流轉程序,但李計成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上述事實,在李計成未能協調完成土地流轉招拍掛手續的情況下,要求飛迪電動車公司等繼續支付勞務費及違約金缺乏依據,不予支持,故于2014825日作出(2014)杭江商初字第81號民事判決書,判決駁回李計成的全部訴訟請求。李計成不服該判決,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院認為當事人簽訂的《委托辦理協議書》、《〈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及李計成出具的《承諾協議書》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規定、行政法規禁止性規定,意思表示真實,應確認有效,締約各方當事人均應按照約定履行義務,享有權利,李計成提供的證據,尚不足以證明飛迪電動車公司最終未能獲得項目用地使用權證,是因為飛迪電動車公司自身經濟能力不足而自行放棄,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李計成的上述理由不成立,于20141031日作出(2014)浙杭商終字第2059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與此同時,王耀麒、王迪于201413日,向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法院起訴李計成,案由為委托合同糾紛。王耀麒、王迪要求:1、判令李計成向王耀麒、王迪返還145萬元并支付從2013331日起至判決確定履行之日止按日萬分之二點一計算的利息損失(暫計算至20131130日為73080元);2、訴訟費由李計成承擔。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20121216日李計成出具的《承諾協議書》約定,李計成承諾浙江省桐廬縣土地資源管理局出讓給飛迪新能源公司的約100畝工業用地指標招拍掛時間在2013331日前完畢,若超出該時間期限,李計成將已收到的定金145萬元(已扣除車馬費)退還給委托方,F案涉土地指標未能在2013331日前完成招拍掛手續,李計成雖認為系由王耀麒一方主動放棄所致,但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故李計成應當按《承諾協議書》的約定返還145萬元款項。對于王耀麒、王迪主張的利息損失問題,雙方對145萬元款項的具體返還時限未作約定,且雙方對未能完成項目土地招拍掛程序的原因存在分歧,故李計成不屬故意拖欠款項,王耀麒、王迪也未提供證據證明曾向李計成主張返還款項,故對王耀麒、王迪關于從2013331日起計算利息損失的主張不予支持。但自王耀麒、王迪起訴之日起,李計成應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標準支付利息損失。該院于2014825日作出(2014)杭江商初字第93號民事判決書,判決:一、李計成返還王耀麒、王迪款項145萬元;二、李計成應支付王耀麒、王迪利息損失(自201413日起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標準計算至本判決確定的給付日止);三、駁回王耀麒、王迪的其他訴訟請求。李計成不服該判決,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院認為當事人簽訂的《委托辦理協議書》、《〈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及李計成出具的《承諾協議書》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規定、行政法規禁止性規定,意思表示真實,應確認有效,締約各方當事人均應按照約定履行義務,享有權利,根據李計成出具的《承諾協議書》約定,李計成承諾浙江省桐廬縣土地資源管理局出讓給飛迪新能源公司的約100畝工業用地指示招拍掛時間在2013331日前完畢,現案涉用地指標未能在約定期限前完成招拍掛手續,李計成應當依照承諾將已收到的定金145萬元(已扣除車馬費)退還給委托方,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于20141031日作出(2014)浙杭商終字第2060號民事判決書,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51125日李計成向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劉江返還150萬元并支付利息,該院受理后,劉江于2016130日提起管轄異議,該院于20165月移送本院處理,本院審理后,認為李計成與劉江簽訂的《協助辦理協議書》、《〈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性規定,應屬有效,雙方當事人應按協議約定履行義務,享有權利。李計成與劉江于2012729日簽訂《〈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后,桐廬縣人民政府與飛迪實業公司于2012818日即簽訂了《投資意向書》,桐廬縣工業項目投入把關領導小組于2012115日出具桐工投【201232號批復,同意工業功能區91.06畝用地,辦理合法手續后使用,以招、拍、掛方式出讓。飛迪新能源公司也于2012118日與桐廬縣人民政府簽訂了《投資協議書》、《〈投資意向書〉補充協議》。由此可見,劉江已按《〈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的約定履行了相關義務。20121216日,王耀麒與李計成簽訂《〈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編號:2011070603),同日李計成出具《承諾協議書》,此后李計成與劉江并未就上述補充協議及承諾書的內容簽訂新的補充協議,故上述補充協議及承諾書約定的內容對劉江并無約束力。而(2014)杭江商初字第93號案件判決李計成返還王耀麒、王迪款項145萬元的理由在于案涉土地指標未能在2013331日前完成招拍掛手續,李計成也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系由王耀麒一方主動放棄所致。因此,導致《〈委托辦理協議書〉的補充協議》(編號:2011070602)終止履行,委托事項未果的責任在于李計成的單方承諾,劉江并無違約行為。為此本院于2016824日作出(2016)浙0102民初第2204號民事判決書,判決駁回李計成的全部訴訟請求。李計成不服,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院于2017217日作出(2016)浙01民終字6075號民事判決書,認為李計成與劉江簽訂的《協助辦理協議書》、《〈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雙方當事人應按協議約定履行義務,享有權利,鑒于桐廬縣人民政府已分別與飛迪實業公司、飛迪新能源公司簽訂《投資意向書》、《投資協議書》、《〈投資意向書〉補充協議》,以及桐廬縣工業項目投入把關領導小組已于2012115日出具批復“同意工業功能區91.06畝田地,辦理合法手續后使用,以招、拍、掛方式出讓”等事實,表明劉江已按《〈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的約定履行了相關義務,本案委托事項雖未完成,根據權利義務相對等的原則,酌情確定劉江應向李計成支付50萬元,并判決:一、撤銷本院(2016)浙0102民初第2204號民事判決,二、劉江應于該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李計成支付款項50萬元,以及該款自2016530日起至款項付清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損失;三、駁回李計成的其他訴訟請求。劉江不服該判決,向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提起申訴,浙江省人民檢察院作出浙檢民監【201833000000007號民事抗訴書,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抗訴,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后,于20181224日作出(2018)浙民再464號民事判決書,判決維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浙01民終6075號民事判決。

           現原告劉江認為,根據合同約定,原告已協助李計成促成飛迪方與桐廬鎮政府簽署同意給予飛迪方用地指標的項目投資框架協議書,飛迪方應按月支付第二期勞務費300萬元,但飛迪方遲遲未付,李計成在收取飛迪方支付第二期勞務費300萬元的條件成就后,不僅怠于行使到期債權,且未經劉江同意,擅自與飛迪方法定代表人王耀麒簽署《〈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及《承諾協議書》,惡意延長到期債權的履行期,乃至放棄到期債權,直接導致劉江應分得第二期勞務費的條件滅失,兩被告的行為構成嚴重違約,給原告造成的損失至少包含勞務費報酬210萬元及逾期利息,為此成訴。

         本院認為,根據李計成與劉江簽訂的《〈協助辦理協議書〉補充協議》約定,飛迪電動車公司(或飛迪實業公司)按協議規定將第二期勞務費用300萬元打入李計成賬戶(或甲方指定賬戶),李計成應在到賬當天將收到的勞務費用立即打入劉江指定的賬戶。201511月,李計成根據(2014)杭江商初字第93號民事判決書及(2014)浙杭商終字第2060號民事判決書的判決內容,李計成應向飛迪公司股東王耀麒、王迪返還145萬元定金,李計成承擔返還義務后,向劉江提起訴訟,認為在委托事項未果的情況下,要求劉江應承擔李計成代其返還145萬元的支付義務。此時劉江應知曉飛迪電動車公司認為李計成未完成委托事項,不僅不支付第二期300萬元的勞務費,且要求李計成返還前期支付的定金145萬元,即李計成不可能按約定將第二筆勞務費打入原告賬戶,然時隔至20192月份劉江才提起訴訟,該期間不存在時效中止、中斷、延長的情形,故本院對兩被告認為本案已過訴訟時效,理由成立,兩被告的抗辯意見予以支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劉江的全部訴訟請求。

           預收案件受理費29921元,應收取11800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由原告劉江負擔。

             原告劉江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申請退費。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一份,并按對方人數提供副本,上訴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  朱旭東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  李 超

      X

      聯系人:盛律師

      QQ:

      久久青青色综合_东京热无码视频不卡一二三区_日本强奷主妇在线播放_日本高清一二三不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