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7m9i4"><blockquote id="7m9i4"></blockquote></strike>

    <form id="7m9i4"><span id="7m9i4"></span></form>
    <em id="7m9i4"></em>
    <th id="7m9i4"><track id="7m9i4"></track></th>

    1. <rp id="7m9i4"><ruby id="7m9i4"><input id="7m9i4"></input></ruby></rp>

      <th id="7m9i4"></th>

      <tbody id="7m9i4"><pre id="7m9i4"></pre></tbody><li id="7m9i4"></li>
    2. <span id="7m9i4"><pre id="7m9i4"></pre></span>
      <em id="7m9i4"><strike id="7m9i4"></strike></em>
    3. 彭某乙與彭某甲撫養費協議效力糾紛終審案



      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5)浙杭民終字第210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彭某甲。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彭某乙。

      法定代理人付某。

      委托代理人盛昌滿、李媛媛。

      上訴人彭某甲因與被上訴人彭某乙撫養費糾紛一案,不服杭州市拱墅區人民法院(2015)杭拱民初字第87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于2015年7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彭某乙系彭某甲與付某婚生女。2010年12月20日,彭某甲與付某雙方簽訂了離婚協議書,在宜城市民政局辦理了協議離婚。離婚協議書中約定:女兒(彭某乙)由女方撫養,監護權歸女方,男方每月承擔女兒撫養費1萬元(包括生活費、教育費、醫療費等),直至女兒年滿18周歲(其中每月五千元作為固定存款只限制女兒使用,女方不得使用)……。后彭某甲按約支付給彭某乙每月撫養費1萬元至2013年12月止。2014年1月起彭某甲未再支付撫養費。彭某乙于2015年5月14日訴至原審法院,請求判令彭某甲支付撫養費17萬元,之后按月支付撫養費1萬元至彭某乙18周歲,本案訴訟費由彭某甲承擔。

      原審法院認為,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系,不因父母離婚而消除。離婚后,一方撫養的子女,另一方應承擔必要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的一部分或全部,負擔費用多少和期限的長短,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彭某甲承擔撫養費義務已有離婚協議確定。離婚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雙方應切實遵守并履行。彭某甲未按離婚協議履行撫養義務,彭某乙有權要求彭某甲給付撫養費。關于離婚協議確定每月1萬元撫養費的真實組成問題。雖彭某乙法定代理人庭審中提到其中5000元實為精神補償,但協議載明系因撫養、生活保障需要由彭某甲給付彭某乙的撫養費,不是對彭某乙法定代理人的補償,彭某乙法定代理人最終意見明確按協議約定(撫養費)給付,且協議是彭某甲自愿簽訂的,故對彭某甲相關抗辯及撫養費約定過高等意見不予采納。至于約定的撫養費數額是否需要調整。原審法院認為,對離婚協議已確定的撫養費數額,彭某甲可提出減少、降低的合理要求;但彭某甲在本次訴訟前未提出合理主張,故彭某乙要求彭某甲支付2014年1月至2015年5月期間未支付的撫養費17萬元,原審法院予以支持。至于2014年6月之后的撫養費數額是否需要調整,彭某甲要求降低或減少應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自己現在確實無力承擔,但彭某甲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因支付撫養費而確實導致嚴重生活困難等問題發生,應承擔舉證不能的后果,故對彭某乙要求彭某甲繼續按協議約定按月給付撫養費也予以支持。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一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十六條第二款、第三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一、彭某甲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支付彭某乙撫養費170000元。二、彭某甲自2014年6月起每月支付彭某乙撫養費10000元,至彭某乙18周歲時止。如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40元,保全費1370元,合計1410元由彭某甲負擔。

      宣判后,彭某甲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一審法院違反離婚協議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違規裁判。在一審法庭調查關于離婚協議的簽訂背景過程中,被上訴人提出,該離婚協議中由上訴人每月支付被上訴人10000元,其中5000元是撫養費,另5000元是對前妻的補償費,上訴人對此亦予以認可,但原審判決卻機械地照搬照抄補償協議的字樣,完全不顧及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違反了意思自治原則,因此原審判決對撫養費的處理最多只能支持5000元。二、一審法院未認定上訴人提交的《個人信用報告》錯誤。上訴人為證明收入降低,一審提交了由信用機構出具的《個人信用報告》,該報告顯示上訴人多次逾期還款,且銀行信用度降低,考慮到銀行信用的重要性,該報告足以說明上訴人的經濟窘迫。一審法院未從正常的生活邏輯出發而簡單草率地否認該報告是錯誤的。目前上訴人已再婚生子,企業面臨重大虧損,家庭經濟也出現赤字,應該權衡予以調整。綜上,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依法改判上訴人支付被上訴人每月5000元的撫養費,一、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與被上訴人共同分擔。

      被上訴人彭某乙二審辯稱:一、上訴人要求減少撫養費數額不符合撫養費糾紛案由的審理范圍。首先,現行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對法院受理的撫養費糾紛并未作出撫養義務人可以訴求減少撫養費數額的規定,尤其在離婚當事人協議確定子女撫養費數額的案件中,更沒有通過訴訟途徑尋求判決減少撫養費的余地,除非雙方就撫養費重新達成調解協議,或者離婚協議存在涉及無效、可撤銷、可變更的法定事由。其次,撫養義務人支付撫養費的義務,從性質上來說屬于金錢之債,不存在履行不能的問題。就本案而言,上訴人是否具有履行能力及履行能力如何,不是審判程序所應解決的。二、離婚當事人間就撫養費數額的真實合意,具有法律上的約束力,上訴人不能任意反悔。出于對子女或者對直接撫養方的關心體恤,抑或出于發自內心的愧疚及其他目的考量權衡,支付撫養費一方在與直接撫養方協議離婚并確定撫養費數額時,往往愿意在經濟上作出較大的讓步,以使子女在今后的生活(包括教育、醫療等方面)獲得更為充分的經濟上的保障。本案中,上訴人基于真實意思表示所作的支付撫養費的承諾,不僅出自其內心的真意,也是上訴人力求更好地履行道德義務和法定義務的體現。該離婚協議所涉及的撫養費條款合法有效,上訴人應全面履行。退一步說,即使協議中約定每月1萬元的撫養費中,存在精神補償的因素,但當涉案雙方將該精神補償部分轉化為對子女的補償,并且以撫養費的形式書面固定下來時,未違反法律規定和雙方意愿,并無不妥。同時,上訴人自2010年12月20日簽訂離婚協議后至2013年12月,已按約支付撫養費,足可說明上訴人認可協議約定內容,并有足夠的能力去履行支付撫養費的義務。三、上訴人未出現經濟狀況嚴重惡化、生活嚴重困難的情形,其擁有足夠的支付能力兌現協議中所作的承諾。一審中,上訴人提交的證據材料,無法證明上訴人經濟收入嚴重惡化,其生活遭受嚴重困難的情形。相反,根據被上訴人查證的事實:上訴人名下擁有面積為135.81平方米的房產一套(位于杭州市余杭區庭院深深花苑清輝庭);上訴人作為自然人股東擁有杭州巨蟒貿易有限公司中80%的股權(注冊資本100萬元);上訴人組建的家庭擁有寶馬轎車等。被上訴人有足夠的理由認為,上訴人現有經濟狀況非但沒有惡化及出現生活嚴重困難之境況,反而其仍有足夠的財產來履行當初離婚協議中所作的承諾。綜上,上訴人在無法定事由的情形下,無權對其基于真實意愿所作的支付撫養費的承諾進行反悔;在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尚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也不應將上訴人要求減少撫養費數額之抗辯或上訴請求納入撫養費糾紛案由的審理范圍。上訴人有能力履行卻拒不履行協議約定的撫養費給付義務,不僅有違誠信,且已嚴重影響到未成年子女的正常生活,請求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

      二審中,上訴人彭某甲未提交新證據。被上訴人彭某乙向本院提交杭州巨蟒貿易有限公司章程、驗資報告等工商登記信息,欲證明上訴人出資80萬元與他人共同設立注冊資本為100萬元的杭州巨蟒貿易有限公司,從而說明上訴人具有一定的經濟能力,能夠履行離婚協議中所做的承諾。上訴人彭某甲對該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但對關聯性有異議,認為公司注冊的時間是2012年,可以通過借資來進行注冊,且公司對公帳戶沒有資金,無法證明上訴人的證明目的。本院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被上訴人彭某乙的撫養費業經上訴人彭某甲與被上訴人法定代理人付某的離婚協議確定,彭某甲每月應承擔的撫養費金額為10000元,F彭某甲對該10000元的真實組成提出異議,認為其中5000元系對付某的補償費,其主要依據是付某作為被上訴人的法定代理人在原審庭審中提到其中5000元實為精神補償,對此被上訴人辯稱系雙方離婚時將該精神補償部分轉化為對子女的補償,并以撫養費的形式書面固定下來,結合彭某甲二審中亦認可另外5000元是固定存款是供女兒長大后使用,本院認為,案涉離婚協議關于其中每月伍仟元作為固定存款只限女兒使用,女方不得使用之約定系彭某甲與付某在考量精神補償因素后對彭某乙的撫養費達成的合意,更符合客觀實際,故10000元撫養費的約定并未違反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彭某甲的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另,《個人信用報告》僅能反映上訴人個人征信系統的信用狀況,其中的逾期還款記錄尚不足以證明其經濟狀況嚴重惡化或負擔能力明顯下降,原審法院對此未予采信并無不當。綜上,上訴人彭某甲要求降低離婚協議約定的撫養費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實體處理得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80元,由彭某甲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傅東紅

      審 判 員 李國標

      代理審判員 韓圣超

      二〇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書 記 員 徐亞萍

       

      X

      聯系人:盛律師

      QQ:

      久久青青色综合_东京热无码视频不卡一二三区_日本强奷主妇在线播放_日本高清一二三不卡区